亚洲另类欧美小说图片区

来源:大河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亚洲另类欧美小说图片区剧情介绍

萨斯(SARS)和 中共病毒 ( 新冠病毒 )同属于冠状病毒(Coronavirus),因其外壳拥有许多触角状的突起,形似王冠而得名。这些突起的学名叫做刺突蛋白,是冠状病毒赖以侵入细胞内部的武器。带着王冠的人是世间的国王,带着王冠的病毒自然就是病毒之王了,而传布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更是王中之王。
中共病毒 的刺突蛋白不仅和细胞受体的结合力高于SARS达10至20倍,而且可以变换形状[注a][注b]。它不仅从武汉出现伊始就来势汹汹,而且它的持续 变异 越来越令医学界担忧。
公元6世纪时的东罗马帝国学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记述了他经历的古罗马大瘟疫中的一个奇怪现象。他写到在大瘟疫中“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再一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1] 如Evagrius Scholasticus所说,假如人们能感染病毒两次到三次后丧命,该病毒已经 变异 出多个迥异的变种。
前述古罗马学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记载的人们多次感染瘟疫一事正在当前疫情中发生。
例如,巴西拥有200万人口的城市玛瑙斯(Manaus),在2020年10月的抽查中发现当地四分之三的居民体内已有中共病毒抗体,理论上说,已不可能复现中共病毒的大规模感染。但实际上,2020年末开始的新一波中共病毒疫情要比之前的疫情更凶猛。[2]
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的病毒学专家Nuno Faria的研究团队发现,这种现象源于大约25%~61%的(其它种类)中共病毒的痊愈患者能再次感染流行于当地的中共病毒变种P.1,而且这种P.1变种的传播能力和在英国发现的B.1.1.7变种近似,远高于普通的中共病毒变种。另外,Nuno Faria针对8位接受了中共科兴疫苗的受试者体内的抗体研究发现,科兴疫苗对P.1变种的抵抗力要弱于其它疫苗。[2]
其它中共病毒变种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出现的CAL.20C(B.1.427和B.1.429)等也有再次感染痊愈患者的报告。
从2020年秋末起,不断涌现出的中共病毒新流行变种正展现出令人担忧的特征,如出现感染力增强,或能在一定程度上绕过抗体(疫苗),或能增加致死率。
不仅如此,中共病毒的变异还呈现出多种诡异现象。以下接着进行解析。
诡异1:中共病毒变异能力惊人,突破早期研究结论
早期研究认定中共病毒的变异速度比流感病毒和艾滋病毒要慢很多,且有自我复制检查机制,似乎变异风险不足为忧。直到2020年末当多种令人担忧的中共病毒变种陆续现身时,科学家们才开始重新审视中共病毒的变异风险。
其实,早有医学报导指出中共病毒的变异能力不凡。2020年春季[3][15],一位有自体免疫力疾病的美国波士顿患者感染了中共病毒。因免疫力缺陷,患者体内的病毒感染长期迁延不愈,最终于5个月后离世。让医学工作者惊奇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患者体内的中共病毒基因序列中出现了21处变异。
这并非个案,具有免疫力缺陷的英国剑桥患者[3][11][15]、美国匹兹堡患者[3]、俄罗斯患者[8]和葡萄牙患者[13]身上都发生了中共病毒持续变异的现象。
匹兹堡大学免疫研究中心的微生物学家Kevin McCarthy认为,医学界从疫情一开始就轻视了中共病毒的变异能力。
诡异2:中共病毒部分变种的变异过程难以解释
著名的中共病毒B.1.1.7变种在英国出现时有23处变异。医学界发现这些变异不是逐渐发生的,而是突然出现的。[4]
无独有偶,南非开普敦大学病毒学院长Carolyn Williamson及其同事发现南非出现的中共病毒变种B.1.351在刺突蛋白上累积了8个突变,但是难以解释这个中共病毒变种是怎么突然出现的。[9]
在科学上唯一说得通的解释是:这些变异是在某个免疫力缺失导致病程迁延的中共病毒患者体内,逐渐累计变异而成的。
无论这种假说能否成立,这些奇特现象都足以说明中共病毒超凡的变异能力。
诡异3:中共病毒刺突蛋白在持续的变异中攻击力不减
医学界曾认为中共病毒的武器——刺突蛋白(侵入细胞的钥匙和抗体识别部分)的变异达到一定次数后,就会失去侵入细胞的能力。但实际情况出乎意料,在持续的变异中,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没有逐渐失去入侵细胞的能力,甚至不断出现传染力明显增强的现象。
有利于病毒传播的刺突蛋白基因段变异越来越多,如D614G、A222V、N501Y、ΔH69/V70(Δ代表缺失,那段基因变没了)、E484K、K417N/T、S477N、P681H、V1176F、L452R、E1092K、H1101Y、Δ141-143、S94F……。
美国国家健康学会主任Francis S. Collins说:“(中共病毒)刺突蛋白看起来能顽强地经受(持续)变异”[3]。
诡异4:中共病毒的变异不盲目,而是在抵御针对它的治疗
前述提到的美国波士顿患者在接受抗体药物治疗时,表现出不寻常的现象:“在给予患者抗体药物治疗后,能帮助病毒抵御治疗的新变异就出现了”[3][15]。中共病毒似乎具备随环境而改变的自适应能力,而不是单纯的盲目变异。
2020年夏天,英国剑桥Addenbrookes医院收治的一位免疫力缺失的中共病毒患者不仅自身感染的中共病毒在101天内发生了持续变异,该院的传染病顾问和剑桥大学微生物专家Ravinda Gupta说,“我们看到的(该患者身上的中共病毒)变异看上去是为了抵御血清抗体治疗而发生的。这是第一次实时的在人体上观察到此种现象。”“这个迹象说明(中共)病毒不只是在变异,而且是在抵御我们针对它的治疗。”[7][11][15]
一份意大利的初步研究发现[12],中共病毒样本在含抗体血清培养液中从第45天起陆续发生抵御抗体的变异,直到最后在80多天时出现完全摆脱抗体的变异。
一份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的初步研究报告得出结论[14],中共病毒的变异不是随机的,而是针对环境的适应性变化。
现实还真的是如此,流行中的中共病毒的重要变异和防控措施针锋相对,且总是抢占上风。例如,针对早期的物理防护措施,D614G变异的出现解决了刺突蛋白的稳定性弱点,提高了病毒的传播力,弥补了物理阻隔带来的传播减弱。当前,面对疫苗接种的普及,P.1、B.1.351、B.1.427/9等能部分抵御抗体的病毒变种加速扩散,以及B.1.1.7变种部分分支突现E484K基因变异[10],还有P.3变种的出现,都针对性地削弱了疫苗的作用。
以上的研究和发现都说明,中共病毒知道什么时候该发生何种变异,而不是在压力选择下的简单随机变异。
既然中共病毒的变异不盲目,那么多种多样疫苗的普及接种是否会激发中共病毒加速适应变异,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诡异5:中共病毒变异方向存在必然性
人们已经知道在英国出现的中共病毒B.1.1.7变种的一个特征是H69/V70基因段的缺失变异。然而,俄罗斯的Bazykin GA等研究人员[8]发现中共病毒在有免疫力缺陷的病患体内持续变异时自发出现了H69/V70基因段的缺失变异,似乎说明这种演变是中共病毒变异过程的必然。
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病毒学专家Paul Bieniasz及同僚在去年夏天的研究发现[3],中共病毒如果在E484的基因位置上发生变异,将更能躲避现有抗体的攻击。西雅图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专家Bloom也有相似的发现。不久后,果然出现了含有E484K基因变异的中共病毒P.1变种和B.1.351变种。
更奇特的是,最近许多中共病毒分支都独立的出现了E484K基因变异。《经济学家》杂志刊登的《 新冠病毒 的相同变异出现在不同地区》(原文:The same covid-19 mutations are appearing in different places)[16]文章中的病毒分支树图直观地显示了E484K变异和N501Y变异在不同的中共病毒变种分支中独立出现的现象。
甚至前面提过的意大利初步研究[12]也发现,在实验室环境下,中共病毒在抗体环境中也在E484基因位置上独立出现了变异。
2021年3月24日发表的研究发现[17],“(中共病毒)刺突蛋白上至少有8处变异不约而同地在世界范围发生”,这8处变异发生在18、69–70、417、452、501、677、681位置和著名的E484K变异。文章指出677位置上的变异,仅在美国就在7个中共病毒分支上独立产生,如果加上在其它国家独立出现的677变异就更多了。
就像条条大路通罗马一样,能使中共病毒变强的变异明显存在必然性。
综合以上的医学发现,人们不禁要问:中共病毒还将怎么变?
诺查丹玛斯在《序言(给儿子的信)》中指出当今大瘟疫及其它劫难的发生时间:
“从完成文稿时算起177年3个月又11天,瘟疫等灾难就开始了”。 (法语原文:et que de present que cecy i’escrits avant cent septante sept ans trois mois unze iours par pestilence……)
诺查丹玛斯没有注明他指的是什么文稿。但我们注意到,马克思撰写的第一篇共产主义文稿《〈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最终完稿于1843年12月到1844年1月之间;1844年2月发表于《德法年鉴》。加上177年3个月又11天正好是落在2021年3~5月间。
这倒是正好和媒体新闻中预测的多种中共变种病毒同时传播的新一波疫情相符,而其中部分病毒变种致死率的增高[5][6]更是凸显出疫情的明显升级。
细想之下,若诺查丹玛斯意以马克思共产主义文稿作为计算疫情的起始时间,那么说新冠病毒是针对着中共而来的病毒,实际上不正恰合其实吗?!“中共病毒”这名词合理地反映了这场大疫的根源。
几乎人人都知道中共在世间无恶不作,有如魔鬼。可是为什么人们仍受它的蛊惑,仍和它同流合污呢?把经济利益置于正义良知之上不危险吗?
难怪中共病毒的检测方法叫做“核酸检测”,善恶不辨的人不就是人的“核”心“酸”腐败坏了吗?当下,全世界的人都面临着选择。
那些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成了它的细胞的人,在这大疫猛起危急存亡之秋,若仍没有声明退出的、没有衷心悔过的就更危险。试想,冲着中共来的病毒能放过它的细胞吗?
被中共病毒夺去生命的,无论他们是中共的簇拥者,还是无辜的人,都是中共的受害者。
* 直点链接: 【 退出中共党团队(可化名退出)直点链接 】

详情

亚洲另类欧美小说图片区 Copyright © 2020

亚洲欧美毛片免费观看 亚洲欧美综合另类区 亚洲成色 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在线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
亚洲欧洲偷拍 亚洲成va人视频在线 亚洲欧美A∨免费视频 亚洲春色在线视频 亚洲男人的天堂2020免费网